• Zusammenfassung Xis Rede schafft Konsens für asiatisch 2021-11-21
  • Zusammenfassung Xis Rede schafft Konsens für asiatisch 2021-11-21
  • Hong Kong plans rise of the virtual athletes[1] 2021-11-20
  • Hong Kong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debuts at 4th CIIE 2021-11-20
  • 9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6.8% 2021-11-19
  • 9月份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8420起 2021-11-19
  • 2021智能制造产学研对接会武汉举行 2021-11-18
  • 2021新疆阿克苏地区—江苏(南京)产业合作对接会硕果累累 2021-11-18
  • 2021海南自贸港珠心算大赛在儋州圆满收官 2021-11-17
  • 2020年减征职工医保费1650亿元 2021-11-16
  • 2020年公主岭市引进人才资格复审通知 2021-11-16
  • 2021青海文化旅游节在西宁开幕 2021-11-15
  • 2021雅砻文化旅游节将于9月13日至19日举办 2021-11-15
  • 2.4万平米荒地变公园 房山区窦店镇全力“办实事”获居民认可 2021-11-14
  • 2.39万亿元!前10个月山东进出口值超去年全年 2021-11-14
  • 彩经网-官网 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从社会主义发展史中汲取前行力量

    时间:2021-09-27 16:10    来源:党建网  字体:  打印  播报

    彩经网-官网 www.aixelie.com 孔维明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今中国的最新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走进历史深处,从社会主义五百年中汲取前行力量。通过回看来时的路,在社会主义三大历史性飞跃中坚定理想信念;比较别人的路,从社会主义遭受的挫折中汲取深刻教训;反观自己的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性成就中坚定“四个自信”。

      一、在社会主义三大历史性飞跃中坚定理想信念

    社会主义五百年,有三大历史性飞跃。社会主义滥觞于1516年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此后三百多年里,社会主义以空想的形态加以延展,其影响几乎遍及欧洲,并达于美洲??障肷缁嶂饕逅淙辉谝恍┗疚侍馍鲜贾瘴茨馨谕迅救毕?,但也“处处突破幻想的外壳而显露出来的天才的思想萌芽和天才的思想”,甚至“天才地预示了我们现在已科学地证明了其正确性的无数真理。”空想社会主义演化三百多年后,社会主义迎来第一次飞跃,即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飞跃,其标志是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谖ㄎ锸饭酆褪S嗉壑笛档募崾祷≈?,《共产党宣言》系统而透彻地阐述了共产主义学说,深刻分析了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阐证了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被列宁称为“每个觉悟工人必读的书籍”?!豆膊承浴贩⒈砗蟮慕呤昙?,科学社会主义始终停留在理论层面。直至1917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炸开了帝国主义链条上最薄弱的一环,缔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实现了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飞跃,即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飞跃。之后,社会主义走出苏联,实现了从一国到多国的第三次伟大飞跃。

    社会主义三大历史性飞跃表明,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是不断认识把握历史规律过程,是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迈进的过程。社会主义三大历史性飞跃昭示我们,只有社会主义才是人间正道。虽然社会主义在发展的过程中会出现挫折和反复,但马克思主义揭示的资本主义必然消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趋势不可逆转。社会主义五百年,尤其是1848年至今的170多年,无产阶级表现出高度的历史自觉,在历史潮流中明确方向、把握主动、走向未来,牢牢掌握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主动性。正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化,对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笃信与坚守,社会主义才先后实现三大历史性飞跃,科学社会主义才形成浩浩荡荡发展潮流、展现出势不可挡的发展趋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源于社会主义五百年,社会主义五百年是其深厚的历史滋养。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社会主义发展史,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社会主义三大历史性飞跃的深入思考中深刻把握社会主义发展历史发展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深刻认识社会主义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走进历史深处,不断从中深入领会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意义,感悟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坚定理想信念,做到不忘历史、不忘初心,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拥护社会主义。

      二、从社会主义遭受的挫折中汲取深刻教训

    恩格斯指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但是,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社会主义五百年发展史表明,社会主义“变化和改革”历程也并非像涅瓦大街那样笔直、平坦,而是有着许多曲折、低谷。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无论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还是整个世界历史上均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但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个曾经唯一可以与美国相匹敌的超级大国,在没有外敌入侵和特大自然变故的情况下,却在“人道的”、“民主的”改革中解体覆亡。

    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习近平总书记曾分析指出,“想当初,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苏联解体对我们当前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重要的历史镜鉴。这一历史教训警示我们,我国实施改革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只有始终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不断改善党的领导,才能成功应对改革中的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克服无数艰难险阻,才能确保改革开放这艘航船沿着正确航向破浪前行。这一历史教训警示我们,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必须坚持正确方向、坚持正确道路。我们要时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教诲,“在方向问题上,我们头脑必须十分清醒,不断推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必须牢记历史教训,改革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否定,而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改什么、怎么改必须以是否符合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根本尺度。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在道路选择上,当前我们全面深化改革既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更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一历史教训还警示我们,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深化改革永远在路上,解放思想永无止境。全面深化改革只有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才能廓清困扰和束缚实践发展的思想迷雾,才能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也才能在回答时代之问、人民之问中展现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力量和理论魅力。

      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性成就中坚定“四个自信”

    列宁指出,“一切民族都将走向社会主义,但是一切民族的走法却不会完全一样。”走自己的路,建设具有民族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要求。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坚持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中国实际和时代要求相结合,成功找到了适合我们的“走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下,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华民族正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下,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和理想。

    从开启新时期到跨入新世纪,从站上新起点到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开拓发展新境界。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均具有重大意义: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尤其为当前的抗“疫”斗争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历史和现实已经能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历史的结论、人民的选择。在当今中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坚持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有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才能真正做到“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才能奋力开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作者为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科技大学基地研究员)

    ( 责任编辑:刘箫君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